您现在的位置:党委宣传部首页 >> 地域文化
今天是:
梅雨横塘赋闲愁_贺铸
.
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  发布时间:2007-09-05   动态浏览次数:5123
 
 
 
 
 
梅雨横塘赋闲愁
 
    贺铸(1052——1125),字方回,原籍山阴(今浙江绍兴),生长于卫州(今河南汲县),自号庆湖遗老,北宋著名词人。贺铸家世不凡,是宋太祖孝惠贺皇后族孙,又曾娶宗室女为妻,十七岁到汴京,作右班殿直,后调到地方任武职,四十岁时,才因李清臣、苏轼等人的推荐,转为文官。他性格狂放耿介,“喜谈当世事,可否不少假借,虽贵要权倾一时,少不中意,极口诋之无遗辞”(《宋史·文苑传》)政治上长期悒悒不得志,只做过泗州、太平州通判这样的小官。
 
    传说贺铸其貌不扬,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记录:“方回状貌其丑,长身耸目,面色铁青,人称贺鬼头”,但是他填的词部分却隽秀可人。黄庭坚有诗云:“少游醉卧古藤下,谁与愁眉唱一杯?解作江南断肠句,只今唯有贺方回”(《寄贺方回》),将贺铸与秦观并列,给予他的词很高的评价。
提起贺铸的词,读者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他的著名词句:“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”。此词题名《青玉案》(凌波不过横塘路),是贺铸晚年隐居苏州横塘时所作,故又名《横塘路》。兹录全词如下:
 
凌波不过横塘路,但目送、芳尘去。锦瑟年华谁与度?月桥花院,琐窗朱户,只有春知处。
碧云冉冉蘅皋暮,彩笔新题断肠句。试问闲愁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 
    全词思致婉曲而辞藻工丽,修辞极为精妙。此词一出,便传为绝唱,使贺铸名震词坛。不仅舞妓歌姬争相传唱,而且文人墨客为之倾倒。有人统计,自北宋末至金人词作《青玉案》,步贺铸韵者,多达二十五人二十八首(参见钟振振校注《东山词》),苏轼、李之仪、黄庭坚、张元干等词坛名家都有同题次韵唱和之作传世,
 
    此词结尾,运用博喻手法,不仅从愁的无处不在(“一川烟草”)、纷烦杂乱(“满城风絮”)、难以穷尽(“梅子黄时雨”)等不同角度写出了愁之多,愁之深广,而且,三个比喻物象在时序上构成了早春、暮春、初夏的节候推移和时间转换,表现了内心之愁在时间上的无限延伸。与李煜的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,秦观的“落红万点愁如海”等一样,同为后人传诵的状愁名句,他亦因此获得了“贺梅子”的美誉。
 
    其实,贺铸词作中,更多映现的是其文武兼备的才能和气侠雄爽的性格。他的咏史怀古之作《台城游》(南国本潇洒)、《将进酒》(城下路),言志抒愤之作《行路难》(缚虎手)、《六州歌头》(少年侠气)等,都写得沉郁顿挫,雄豪杰出。另外,贺铸七岁即学诗,后来更“书无所不读”(程俱《贺方回诗集序》),他的词喜用唐诗成局或化用唐诗,虽不无瑕疵,但也为后人提供了很好的作词门径。
 
    无论是作词风格,还是作词手法,贺铸都堪称是宋代词坛从苏轼到辛弃疾之间的过渡作家。
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2007 苏州市职业大学-宣传统战部      站长:Pujiang
苏州市职业大学. By Huhx.